首页 »

如果去英国,不妨请简•奥斯汀给你做导游

2019/10/10 9:02:30

如果去英国,不妨请简•奥斯汀给你做导游

前不久,英国作家简·奥斯汀的肖像登上了英国新版10英镑钞票的背面。这幅肖像画由她的姐姐卡珊德拉完成,也是这位女作家存世的唯一肖像画。遗憾的是,它是一幅速写,没有太多细节,我们只好用想象力去填补画间的空白。

卡珊德拉·奥斯汀(Cassandra Austen):《简·奥斯汀》(Jane Austen),1810

 

幸好,我们可以通过简·奥斯汀的作品,回到她生活的世界。她的作品生动表现了一种特定的生活。在她虚构的世界里,乔治四世时期的英格兰堪称时髦男子、漂亮女人以及大量舞蹈与郊游的天堂。英国人的生活仿佛丝毫没有被正在欧洲大陆上演的冲突与纷争所影响。

 

而今日的我们来到英国,如果按照奥斯汀小说里的场景漫游一遍城市和乡村,或许也能更亲近地了解这位女作家。

托马斯·劳伦斯(Thomas Lawrence):《乔治四世》(King Gorge Ⅳ),1814

 

“马车往前驶去。伊丽莎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注视着彭伯利树林的出现。等马车终于从门房那里驶进庄园时,她越发感到心慌意乱。

 

庄园很大,地势高高低低,错落有致。马车从一处最低的地方驶进去,在一座辽阔优雅的树林里走了许久。”(《傲慢与偏见》,孙致礼译,第三卷第一章)

 

《傲慢与偏见》可能是奥斯汀最为著名的作品,其中的人物形象家喻户晓:有热爱阅读,聪明伶俐的伊丽莎白·班内特、超然不俗的达西先生(现已成为浪漫英雄的代名词)、富有喜剧效果的班内特太太、喜欢傻笑的莉迪亚和投机取巧的维翰……不仅如此,我们还应将目光投向那个多年来一直在傲慢与偏见中扮演主要角色的豪宅。

阿尔弗雷德•加纳(Alfred Garner):A View of Lyme Hall,1852

 

查茨沃斯庄园(Chatsworth House)是英国最大的私人庄园。这座庄园又因小说中伊丽莎白的拜访而被称为达西庄园。现实世界的查茨沃斯庄园,如今仍放置着由英国演员马修·麦克费登(Matthew Macfayden)所扮演的达西先生的半身像。

亨利·普拉特(Henry Lark I Pratt):《查茨沃斯庄园》(Chatsworth House),1852

 

此外,我们还能从众多艺术作品中寻找到莉迪亚满心欢喜想要从宁静的麦里屯(Meryton)小镇逃离前往的地方——布莱顿(Brighton),在莉迪亚的眼中,那里满是时髦的军官与结婚的希望。

 

“在莉迪亚的想象中,只要到布赖顿走一趟,便可以享受到人间的一切幸福。她幻想着在这个热闹的海滨游憩的条条街道上,到处都是军官……”(《傲慢与偏见》,孙致礼译第二卷第十八章)

安娜·卡特里娜(Anna Katrina Zinkeisen):《摄政时期的布莱顿》(Brighton in the Regency),1939

 

《爱玛》小说里,爱玛在一次郊外野餐中,借用萨里郡(Surrey)博士山(Box Hill)如画的风景嘲讽贝茨小姐,在男主人公奈特利的责难之后,她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并开启了自己的爱情之旅。

乔治·兰伯特(George Lambert):《博士山的风景》(A View of Box Hill),1733

 

夏天出门郊游现在看来是再寻常不过了,或许这也可以称为是英国的传统。爱玛无疑是率先领导这一传统的人。在十九世纪初,受到浪漫主义影响,郊游日益盛行,在户外吃饭可以称得上是一种与自然交流的方式。

 

奥斯汀眼中的伦敦

 

然而,与乡村的干净整洁相比,奥斯汀笔下的伦敦经常显得脏乱不堪。在小说《曼斯菲尔德庄园》(Mansfield Park)里,当玛丽亚和亨利的奸情被揭发之后,便逃亡到伦敦的温坡街(Wimpole Street)。在《傲慢与偏见》中,莉迪亚和韦翰同样私奔到伦敦结婚。同样,小说《理智与情感》(Sense and Sensibility)里的玛丽安正是因为伦敦才发现自己所爱的威洛比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好。

作者未知:《丹麦圣克莱蒙教堂》(St Clement Danes),1860-1870

 

当达西发现伊丽莎白的舅舅与舅母居住在奇普萨德区(Cheapside)的天恩寺街(Gracechurch Street)时,表现出傲慢与不屑的态度,因为在英国摄政时期,奇普萨德主要作为一个贸易街区而存在,生活在这里显然会被继承了巨额财产的达西所轻视。达西对加德内夫妇的偏见是小说中众多偏见中的一个,尽管这二位可以说是整部小说里最令人感到愉快的角色。

威廉·特纳(William Turner):《奇普萨德区》(The London to Brighton Coach at Cheapside, London),1831

 

不过《爱玛》里男主人公的姐姐伊莎贝拉·奈特利却对她在伦敦居住的街区表达了由衷的赞美。她曾这样说道:

 

“我们所居住的地方比伦敦的大部分地方都好!布伦瑞克广场(Brunswick Square)的街道与别处相比是多么的不同。这里的空气十分清新!”

 

弗兰克·格雷厄姆·贝尔(Frank Graham Bell):《布伦瑞克广场》(Brunswick Square),1940

 

然而,上述这幅冬日画作似乎并没有让该广场看起来那样吸引人,我们只好暂且接受伊莎贝拉的说法吧。

 

现实世界里的奥斯汀

 

“我真的相信我会一直在谈论巴斯(Bath,英格兰西南部的一座城市),我真的非常喜欢它。哦!谁会厌倦巴斯呢!”

 

奥斯汀的生活与小说均与巴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诺桑觉寺》(Northanger Abbey)和《劝导》(Persuasion)都设定在了巴斯的温泉镇,且都提到了那儿装饰华丽的巴斯集会厅(Assembly Rooms)。在这个集会厅里,奥斯汀与姐姐卡珊德拉曾一起跳舞并参加各类社交活动。罗林达·沙普尔斯(Rolinda Sharples)的这幅画生动表现出画中人不断走动的神态,乔治王时代很少有如此活泼的画作。想象一下,奥斯汀——或是一个像她一样的人——混杂在人群中,交谈、调情,为即将到来的欢乐夜晚做好准备。

罗林达•沙普尔斯(Rolinda Sharples):《集会厅衣帽间》(The Cloak-Room, Clifton Assembly Rooms),1818

 

尽管人们经常将奥斯汀与巴斯联系在一起,她实际上是在汉普郡(Hampshire)出生和成长,25岁时才随家人一起迁居巴斯。在斯蒂文顿镇(Steventon)长大的时候,简和她的姐姐也会出去参加舞会,尽管与虚构的彭伯里相比,这里没有大舞厅,只能把家具搬走腾出地方跳舞,但跳舞的场所对简来说是一件“亲密的事情”,远非是盛大的社交场合。

 

最后,不得不介绍一下简一生中写作成果最为丰硕的地方,英格兰南部的汉普郡小镇——乔顿(Chawton)。在这里她修改了她尚未出版的手稿,还写了三部小说。在乔顿“朴实无华的小屋”中,奥斯汀度过了人生中最后的岁月。直到1817年去世前,她才被转移到温彻斯特(Winchester,英格兰南部城市)。

作者未知:《乔顿小屋与教堂》(Chawton House and Church),1809

 


本文编译自《艺术英国》网站

编译:华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