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考一结束,他们就坐飞机来上海看电影

2019/8/14 10:54:29

高考一结束,他们就坐飞机来上海看电影

6月,上海国际电影节如期而至。不管工作日还是双休天,不管艳阳高照还是刮风下雨,新华路上的上海影城总是挤满了四面八方来的影迷。一场场精彩的电影,如同一个个梦境,给影迷们带来欢笑、泪水、惊喜和深思。而影迷们期待的眼神、由衷的掌声也成为这场电影盛会的意义所在。

 

18岁的贵阳男孩杨紫雷和张尧在人群中,思考着下一部电影看什么。考完高考没几天,两个朋友就坐飞机来了上海,住进凯旋路的一家宾馆,每天10分钟车程,去上海影城看一两场电影。

两个男孩在思考下一步电影看什么。  

 

两张幸运电影票

 

今年3月,紫雷来过一次上海,为了考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的编导。那时候他得知,每年6月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可以看到好多平常在电影院看不到的好电影。电影节开票的时候,他和张尧正在紧张地备考,没抢到最想看的电影票,如今只好碰上什么看什么。

 

为了看6月16日早上8:30电影,紫雷和张尧定了4个闹钟。问紫雷为什么那么喜欢电影,紫雷说:“因为电影是实现梦想的一种方式。”所以,与其在床上做梦,还不如去电影院呢。

 

下午,紫雷和张尧想看今年金爵奖入围影片、芬兰导演安提·乔金恩的《恶之花》,但票子卖光了。2号放映厅门口的志愿者看他们不愿离开,在开场前最后一分钟给了他们两张多出来的媒体票,这让两个男孩觉得无比幸运。

两个朋友把有导演签名的票根都保留起来。   

 

《恶之花》改编自2012年发生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真实事件,讲述了街头混混尤诺一家人的故事。张尧喜欢《恶之花》里的大量情绪化的音乐,因为他学街舞,这些音乐让他有冲动跳起来。紫雷说他喜欢电影对两代人关系的描摹,对青春期主人公躁动和敏感内心的刻画。等到片尾字幕放完,两个男孩走出放映厅,在门口兴奋地见到了大个子导演乔金恩,和他合上了影,还要到了签名。

紫雷在电影节签名版上找到了芬兰导演安提·乔金恩的签名。 

《恶之花》放映前,主创上台与观众见面,一位观众用相机记录下来。        
 

一次奇妙的偶遇

 

“杨导!”看完《恶之花》出来,两个男孩偶遇了80后导演杨子,紫雷大声叫住了他。一天前,紫雷和张尧在上海影城看了杨子的《喊山》。《喊山》改编自女作家葛水平的同名小说,讲了一个发生在深山里的故事。紫雷觉得,电影给他带来了“心灵的震撼”:“电影放完,片中饰演旗六老爷的老戏骨徐才根上台说,当下许多电影不是不好,但让人笑完以后什么都不记得。我想如果我未来有机会拍自己的电影,希望能拍出让人思考的好电影。”

在影城门口的巨大的排片表前,杨子导演(左)和张尧(中)、杨紫雷(右)聊天。 

 

高二的时候,喜欢电影的杨紫雷下定决心大学要考编导。他最喜欢的导演是姜文,于是反反复复地看他的电影,并开始写影评。《太阳照常升起》他看了7遍,《让子弹飞》他看了30遍。紫雷说:“每一遍你看到的东西都会不一样。看电影不光看剧情,光影、镜头、色彩、声音都值得细细体会。”

在影城门口的巨大的排片表前,杨子导演和两个男孩聊天。 

 

在上海影城门口巨大的排片表面前,杨子导演和两个男孩聊起天来。他推荐他们看经典科幻片《独立日》,不过票老早就售罄了。两个男孩有点遗憾,但能和喜欢的导演偶遇聊天,觉得不虚此行。如果高考文化成绩通过,9月,张尧将去北京学舞蹈,紫雷则会去新疆艺术学院学编导。紫雷说:“希望可以去新疆,在那片土地上找到可以拍成电影的好故事。”

 

图片来源:吴桐 摄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ljnjf@163.com